亿特除臭剂,可以带走过去所有的味道!
化工当代“红人”PP聚丙烯何去何从?
来源于:admin发布时间:2022-05-21 22:48:44

华信期货化工分析师文武超向期货日报记者表示,昨日聚丙烯期货的大跌,导火索是上游石化生产企业为了抑制市场炒作,对其高熔指纤维产品取消了中间贸易环节,由石化销售分公司设置最高销售限价直接对接终端客户,使得现货市场炒作热情迅速降温。但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现货价格连日暴涨,原料价格已严重侵蚀除医疗防护用品外的终端制品利润。如塑编、BOPP工厂等下游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停产,甚至部分下游工厂反过来把自己前期的原料库存向市场出售,与贸易商抢跑道出货。对于近月合约,他表示由于交割月临近且短期无法回避标品偏少的现实,多为前期多单平仓离场,调整空间相对有限。但远月合约存在估值高、供应预期大以及套保卖盘等压力,资金打压意向较强故跌势较为流畅。从操作角度而言,应在控制好仓位避免基差无序波动的前提下,逢反弹做空2009合约为宜。


实际上,近期聚丙烯一直是商品市场的一大焦点。因全球疫情影响,口罩需求暴涨,具有防护性能的口罩核心在熔喷布。熔喷布因各种因素限制,导致熔喷布的产能一直无力扩张,价格居高不下,近期一直维持在35万—50万元/吨的高位。在这一背景下,导致不少不法商贩开始用普通设备和纤维料来生产质量不达标的熔喷布,部分纤维料价格上涨幅度惊人。


“3月末随着国外疫情的持续蔓延,我国加大对国外的医疗用品援助,熔喷布需求再度井喷式暴发,价格从跌落到20万元/吨以下短时间又快速反弹至50万元/吨附近。熔喷布价格上涨又带动聚丙烯纤维料需求的快速上升。”文武超介绍,虽然国产装置为应对市场需求大幅切换成聚丙纤维,但依然难以阻挡聚丙烯纤维料的“疯狂”上涨,其中以“网红料”上海赛科S2040为例,从3月下旬的7000元/吨左右涨至目前的25000元/吨以上,而且依然“一货难求”。


国泰君安期货能化商品首席研究员张弛介绍,因PP纤维料的暴涨导致石化厂家开始大批转产纤维料,压缩拉丝料产能。PP纤维排产比例扩张6倍,PP拉丝产量收缩50%。即便如此PP纤维都是非常紧缺的,因为劣质熔喷布将PP纤维料需求扩大了50倍。


从聚丙烯拉丝市场来看,国内装置大幅转产纤维料挤占了拉丝料的生产空间。截至4月13日,国产聚丙烯拉丝生产比例仅为16.17%,相比春节归来时下降19%。纤维生产比例为39.83%,相比春节归来时上升27%。“在高需求及高利润的推动下,国内拉丝生产比例受纤维料挤占维持低位,在前期疫情恐慌及原油暴跌的掩盖下市场选择无视该状况,但临近交割月后,标品紧缺的问题开始受关注,近月合约出现数次涨停,跨月价差迅速走高呈现正套逻辑。”文武超表示。


现阶段纤维料与拉丝料价差已达到2000元/吨以上,从装置的生产驱动以及市场需求上分析,纤维料将继续挤占标品拉丝的生产比例,而且与过往“藏货于民”的背景不同,标品拉丝目前在各个库存环节都处于偏少状态,故在临近交割月阶段,期货的商品属性及金融属性都利于聚丙烯期货以及现货的上涨。


“如果没有劣质熔喷布需求带动,PP其实是过剩的。”张弛表示,待5月中石化、中石油真正熔喷布批量上市,将打压熔喷布价格,或大量进口PP货源到场后也会冲击国内市场,导致熔喷布价格下跌,届时本轮PP价格的上涨可能就会彻底结束。


目前,国内已经开始整顿劣质熔喷布市场,再加上国际疫情蔓延对全球经济的负面影响、全球一季度经济数据、聚丙烯整体处于高估值区间等利空因素都是悬在现货市场和期货多头之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因此,文武超建议,无论是现货市场还是期货市场投资者在追逐利润的同时,都要多一分理性,少一分贪心。


声明:本站仅提供存储、搜索服务,如有侵犯您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负责删除。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2007-2029 粤ICP备10077497号
0757-86682599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